当前位置:首页 - 自留地儿 - 悦读
自留地儿

    我们曾经以为QQ能用一辈子

    来源:法眼网 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29日

  • 名字叫作“小龙”的人,似乎不是很草根,就是很牛。

    张小龙两头都当过。16年前,他还是《人民日报》麾下的“无业游民”,“怀才不遇”,靠临时给别人写程序为生。

    稿件里说,“朋友都觉得他可怜”,“张小龙目前的状况,是中国免费软件的一个缩影”。

    16年后,这个悲剧人物却成了“微信之父”,完成了中国互联网史上最著名的一次“喜当爹”。

    请看,他对微信理念的一番阐述:以用户价值为依归、要让人用完即走,等等,引起了很多感叹。人们众口一词:哗,微信,真是伟大的产品!

    然而,有趣的是:人们刚夸奖完微信,就在底下交头接耳:你觉得微信的替代品会是什么?

    人们似乎瞬间就从抬头仰望的粉丝,变成了看穿宿命的智者。

    似乎每个人都毫不怀疑:有一天,也许并不会太久远,我们就会离开這个产品的,不管它曾经多么伟大。

    套用最近围棋圈里一句很火的话:传奇总有落幕的时候。

    对此,我很有些惆怅。过去我们不是这么犀利、冷血的,过去要天真得多。那时候,我们甚至曾经以为,QQ可以用一辈子。

    记得就在几年以前,网上一度还流行着这样的段子:

    “我要给孩子留10个QQ号当礼物。从现在起每天都在线挂着,等孩子出生时,就全部升级成太阳了——10个太阳号,这礼物酷毙了。”

    我们那时还觉得,这礼物有趣又有爱,搞怪又温情。

    那时,我们还有着类似这样的担忧:当自己这一代人都不在人世了,我们的QQ号怎么办?

    一个个好友的头像,那些曾发出“嘀嘀”的新消息声、欢快跳跃着的头像,会陆续地暗下去,永远暗下去,直到我们自己的头像也终于变暗,再不能点亮。

    我们的下一代会帮我们打理它吗?还是永远就让它这么一直暗下去了?我们觉得,结局应该是后者。

    然而这才过几年啊,我们就发现自己多虑了:别说什么下一代了,我们自己都快把它忘记了。

    在后工业时代,在互联网浪潮中,伟大的产品是那么容易迭代,速生又速朽。

    每一个新的奇迹诞生,都在很短的时间里席卷亿万人,显赫一时,但又迅速被背弃。人类的列车飞快向前,上一刻的伟大产品,下一刻就成了被扔出车外的废纸片。

   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,在那个武侠的世界里,王朝更迭是多么不容易啊。

    华山论剑每隔近三十年才有一次,才能决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。他们足足统治了江湖小半个世纪,直等到第三次论剑时,才有新的“五绝”诞生。

    而今天,往后数三十年,不知会轮换多少BAT?

    还记得我们买到第一部诺基亚手机的时候吗?我们曾无比珍重,喜滋滋体验着它沉甸甸的压手感,发誓要用很久。

    但后来,我们就声称它只可以砸核桃了;再后来,连这也变成了一句谎话——到了真正砸核桃的时候,我们也根本想不起它来了。

    现代的造物,真的难逃方生方死的宿命?

    我有一个奇怪的念头:生活中,身边没有一样东西的年头比你长,这其实挺可怕的。

    这意味着你最老,你最孤独,没有一个东西懂你,知道你少年、青年的故事。

    我其实蛮希望,有一些伟大的产品能够生命悠久,可以像江湖武林中一样传承,就像降龙十八掌,可以从北宋传到明初;就像独孤求败一生只换四柄剑,黄药师一生只用两支箫。

    在今天这个速朽的时代,还有没有什么造物,可以做到长久陪伴,并传承给下一代?

  • 上一篇:穷养的女孩和富养的女孩区别在哪
  • 下一篇:不要拿着父亲的钱,在KTV里唱着《父亲》
  • 首 页-时事新闻-法律法规-吉林司法-自留地儿
  • 未经法眼网授权,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不得转载本站企业、职位及人才信息 法眼网 版权所有 吉林省司法厅法制宣传信息中心 吉林省法律与经济发展研究协会
  • Copyright ? 2015 www.lawey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吉ICP备05008990号